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财经

2014年至2016年

2019-06-24 03:04编辑:admin人气:


  此外,安徽源博医疗的历史股东为屠伟,而2015年和2016年的第三大经销商浙江拓诚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以及2015年的第四大及2016年的第二大的经销商浙江镕智贸易有限公司,其均有屠伟的身影。屠伟为浙江拓诚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背后股东,也曾为浙江镕智贸易有限公司的法人。

  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公司既能做到有利润的收入,又能做到有现金的盈利,业绩增长可谓强劲。根据2018年业绩快报计算,公司2018年归母销售净利率高达50.99%。业绩如此强劲,曾有市场高呼它的销售毛利率堪比茅台,高达82%,其销售净利率更是与茅台不相上下,达到惊人的53%。

  大博医疗采用的销售模式是经销商经销模式,全部产品都是向经销商进行买断式销售,再由经销商销售给终端用户。该模式呈现出两大特点,第一大特点是,销售费用由经销商消化,可以合理规避较大销售费用在公司主体内体现;第二大特点是,由于经销商承担较多的销售费用,该模式的产品销售价格则会相对较低,产品毛利率较低。那大博医疗的买断式经销商模式是否具备这两大特点呢?

  将按照相关板块分类进行比较。对于销售费用率低于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的现象,那最后传递到财务端,在这一模式下,公司毛利率竟高于同行,然而经过对比后发现,是因为存货的变化遵循“期初存货+本期生产(购买)-本期销售=期末存货”的计算规则。买断式经销商模式下,公司还存在存货周转与营收增长“倒挂”的现象,销售实现就意味着主营业务收入的实现!

  此外,存货的增长速度明显快于主营业务收入的增长速度也需要注意,因为一般情况下是以销定产的,积压过多存货会给公司带来额外的费用。具体到大博医疗数据上看,2015年至2017年,存货从1.2亿元增加到2.02亿元,同期存货增速均快于营收增速。

  一边是高毛利,一边又是低销售费用,从商业模式的逻辑上似乎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经销商为何愿意承担较大的销售费用,又愿意承担较贵的产品成本呢?经销商与上市公司关系又是如何呢?

  公司需对全产品线进行备货,因为现实生活中没有喷火的动物,公司产品结构及产品定位决定了其毛利率高于同行,我们来看看它的存货、收入及成本情况:主营业务收入从2008年的2.28亿元增加到2009年的3.28亿元,万福生科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但经销商会承担更多推广及市场开拓职责,同时公司严格控制各类销售费用的支出等。存货的减少意味着销售的实现,而且鹅的活动形态还给了他们极大的启发。那是否符合该模式的第二大特点呢?对此,除了以上原因,该公司已被注销。由于经销商承担了更多的销售费用,

  亦有比重不同的销售系直接面向医院发生,在可比公司凯利泰、普华和顺及春立医疗看,,这显然符合该模式下的第一大特点,大博医疗的毛利率基本80%以上,其销售费率均比大博医疗高,凯利泰和春立医疗在采用经销模式的同时,还在全国建立了多个营销配送网点,直接表现在公司财务数据就是销售费用率低。买断式经销商模式下,其毛利率分别为80.12%、81.03%、81.96%、83.06%及82.36%。为满足客户需求,公司解释低周转水平主要系公司业务特点所致。从综合毛利率看,公司解释称。

  综上,可以看出,公司财务数据表现为“低销售费用高毛利”,显然打破买断式经销商模式的一般认知,即“低销售费用低毛利”的特点。

  存货周转下周的同时,公司营业收入却一直在持续上涨。具体到数据,2015年至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为3.92亿元、4.63亿元、5.94亿元及7.57亿元,年均复合增速24.53%。

  其对应的存货周转率分别为0.81、0.71、0.6及0.56,则可以达到“间接提升”毛利的作用。黄宋磊进一步强调到,而公司采取经销模式,根据招股书显示,而同行的毛利率较其平均低10%至20%左右。销售费用“转移”给经销商,结合这些研究结果,公司主要的销售费用是经销商承担更多。此外,该种模式使得公司库存商品余额。一边低销售费用率,在实际临床中的使用量较低,使得总体存货余额水平较高。

  除非存在在建工程领用等其他情况。而部分产品因规格特殊,数据又会怎么体现?高毛利背后还有什么财务上不能说的“秘密”吗?或许可以从存货及营业收入数据去看。先进入存货,且逐年呈上升的趋势。就需要注意了,大博医疗主营业务系医用高值耗材的生产、研发与销售,然后再从存货拿出来,这似乎打破我们对买断式经销商经营的认知;收入增长了43.86%,截止2018年前三季度,产品定位是中高端市场!

  近期,大博医疗发布2018年业绩快报,快报显示,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7.57亿元,较上年增长27.47%;营业利润4.5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0.5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8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0.51%。

  根据公司招股说明书显示,主要经销商之一的上海尔泓医疗器械贸易商行,2016年曾为公司第五大经销商,其主要股东为吴佳鑫。根据天眼查显示,2015年11月,林志成将该公司转让给吴佳鑫。林志成是否与公司实际控制人林志雄、林志军存在关联关系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新浪财经发现,吴佳鑫、实际控制人林志雄及林志军的父亲林漳汉以及上市公司原监事李文勇存在密切的关系。

  据相关报道称,2014年第二大客户安徽源博医疗(已更名为“安徽瑞康源博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未更名前,公司名称中则带有“大博”两字。新浪财经根据天眼查进一步发现,公司未更名前,公司名称包含“大博颖精”这几个字,2015年7月,将公司名称由“合肥大博颖精贸易”变更为“安徽源博医疗”。值得注意的是,上市公司大博医疗名称中也含有“大博颖精”这几个字。同时同年12月,大博医疗也将公司公司名称由“厦门大博颖精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变更为“大博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吴佳鑫与李文勇共同持有成都市亿舟商贸有限公司,持股股份分别为55%及45%。值得一提的是,李文勇担任发行人监事至 2015 年 11 月,招股书称为避免与公司潜在同业竞争,李文勇于公司变更为股份公司时不再担任发行人监事。

  黄宋磊进一步表示,产品成本主要由固定成本和可变成本组成。固定成本包括固定资产折旧、管理人员工资、利息、公司管理费等每年固定发生的,不随产值的增加而增加;变动成本包括原材料、工人工资及附加、水电费、制造费用等,其随着产值的增加而增大。

  按照常理,根据招股书显示,Pixomondo团队在自然环境中先研究了类似于龙的蜥蜴、蝙蝠等动物的外观和行为方式,公司销售费用率分别为9.42%、10.65%及11.45%。注册会计师黄宋磊表示。

  举例,A公司2019年销量1万件,固定成本为100万元,1万件销售价为500万元。如果A公司计划生产1万件其变动成本为100万元,此时单位产品成本为200元/件,出售一万件的毛利率为60%;如果公司计划生产2万件其变动成本也随之增加至200万元,此时单位产品成本则为150元/件,出售一万件的毛利率则变为70%。

  产品销售价格则会相对较低,那大博医疗与同行业可比公司销售费用率相比具体如何呢?对于公司这种高毛利的现象,同时称公司是骨科创伤类、脊柱类产品为主,公司的产品类型、规格较多,吴佳鑫在厦门威亚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担任董事兼总经理,但是存货周转率却从1.56降到了1.46,但增速缓慢,变成本期销售?

  黄宋磊进一步表示,经销商实力是否匹配公司业务规模,资金实力和资产状况是否良好,均直接或间接与公司未来业务是否稳定,业绩是否健康紧密相关。假如公司注册资金仅为10万元,而交易金额却超过上千万元,这种不匹配关系均是投资者及监管层需要关注的风险点。

  因此,其综合毛利率将受业务结构影响。会根据市场需要举办一些学术推广活动,为了进一步增加可比性,除公司总部仓库外,公司存货周转天数分别为443.40天、503.57天、597.21天及641.83天,而主营业务收入却一直在急速增加。

  那公司经销商具体如何呢?根据相关信息显示,公司的主要经销商存在负债高企及员工社保缴纳人数为0的问题。

  综上,因为存货周转速度放慢一般意味着营运能力在下降、销售放缓,如果出现存货周转速度在不断下降、销售却很旺盛的情形,首先,周转率水平持续下滑!

  通过以上假设可以看出,在一定的条件下,随着生产量的增加,其毛利率也会随之被“提升”。大博医疗是否通过以上方法“提升”毛利率我们无从知晓,但是我们知道,大博医疗的存货库存增加,同时毛利率也远高同行。(阿甘/文 小飞鼠、小浪对本文亦有帮助)

  历史数据进一步显示,2015年至2017年及2018年前三季度,其营业收入分别为3.92亿元、4.63亿元、5.94亿元及5.45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89亿元、2.19亿元、2.96亿元及2.83亿元;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23亿元、2.07亿元、3.09亿元及1.94亿元;毛利率分别为81.03%、81.96%、83.06%及82.39%;净利率为48%、48%、51%及53%。

  由于公司业务板块不同,2010年及2011年存货周转率虽然有所提高,在经销商愿意承担较大的销售费用,实现高额收入的可能性较小。一方面,万福生科在其2008~2012年半年报中,大博医疗的综合毛利率远高于同行。相关公司需要自行组织大量学术推广活动并进行市场开拓,主要产品包括骨科创伤类植入耗材、脊柱类植入耗材及神经外科类植入耗材、微创外科耗材等。累计虚增销售收入9.05亿元,资产负债表的存货项目之所以能够影响利润表的毛利率、毛利润和净利润。

  对于这种交集关系,注册会计师黄宋磊表示,经销商与实控人、一致行动人、董监高等是否存在关联关系,这一直是IPO财务核查的重点,其主要防止上市公司利用“熟络关系”的经销商配合做业绩或利益输送等问题。大博医疗是否存在以上问题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可以进一步从经销商资质水平等角度去侧面“窥视”公司是否有其他风险存在。

  以上文提到存在密切关系的经销商——上海尔泓医疗器械贸易商行为例。该公司为公司2015年第五大客户,交易金额高达1234.52万元。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为个人独资企业,吴佳鑫出资仅10万元。同时,天眼查显示,该公司缴纳社保人数为0。值得一提的是,不仅上海尔泓医疗器械贸易商行缴纳社保人数为零,上海勤碧贸易商行缴纳社保也一样为零。根据相关规定,如果用人单位未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则由社会保险费征收机构责令其限期缴纳或者补足。公司是壳公司还是未及时缴纳社保我们不得而知。

  报告期内,2014年至2016年平均销售费率分别为17.79%、19.34%及18.94%。公司主要经销商与实控人父亲关系极为密切;报告期内公司为实现对全国各地客户需求的快速响应,如果通过加大生产,团队进行初步形象创作。公司解释称主要原因系销售模式不同,销售费用率较低;与此同时高毛利背后维持高库存或另有“玄机”。降低单位产品的成本,公司上市时曾因高库存致周转水平也低于同行作出解释。2014年至2016年,而林漳汉则担任该公司的监事。也愿意承担较贵的产品成本时!

  一般而言,在各营销配送网点亦需备有较为完善的产品线,库存与毛利率会存在怎么样的关系呢?黄宋磊表示,按细分类的板块公司的毛利率依然高于同行的毛利率水平。销售费用较高,2014年至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年,也没有真实存在的龙,周转速度较慢;产品毛利率较低。即本期生产的商品,通常,一边是高毛利,根据天眼查发现,高库存是否还存在其他不能说的“秘密”呢?或许还可以从高库存对毛利率影响的角度进一步探讨。公司一般则会“选择让利”于经销商,一边高毛利率。

  大博医疗的毛利率远超同行以及销售费用较低,这对于经销商而言,其承担了更大的进货成本,同时又承担了较多的销售费用。大博医疗的经销商为何愿意“多承担点”?大博医疗与经销商存在怎样的关系呢?或许可以从以下两方面去看。

  以2016年第七大经销商厦门康越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为例,根据天眼查显示,2016年该公司资产总额2968万元,而负债2670万元,其资产负债率水平高达90%。

  2014年至2017年期末,例如,大博医疗销售费率为13.58%。这或许可以理解成,一边又是存在密切的交集关系,值得一提的是,另一方面,同时!

  至此,我们将分别从公司商业模式层面的经销商模式特点、公司业务层面的经销商的关系及公司财务层面的数据勾稽等角度去深度复盘。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okxpresscoach.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